首页 综合资讯

沈翊记得周老板只比叔公早去世一个星期

导读: 沈翊记得周老板只比叔公早去世一个星期,没想到他的家里人就早早把店铺转让给了别人,而且今天就开业了,速度真叫个快啊!也不知道新老板是谁,居然有这等胆...

沈翊记得周老板只比叔公早去世一个星期,没想到他的家里人就早早把店铺转让给了别人,而且今天就开业了,速度真叫个快啊! 也不知道新老板是谁,居然有这等胆量,要知道,周老板死了还没有四十九天呢! 别人的事,沈翊管不着,知道了是新店开业酬宾影响了他的生意,他也没什么办法好想,总不见得他也搞个跳楼大甩卖吧? 沈翊边往回走,边琢磨着要给自己找些事情做,思来想去,还是暂时不关门,看书增长点知识。 其实,沈翊脑子里的风水知识并不少,沈三尔教的好是一方面,主要还是他上辈子的一位至亲也是做风水师的,他在至亲那学了不少风水知识,而且他发现,两个世界的风水道理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因此,光比理论知识,沈翊并不比那些经验丰富的相士差,再加上宝镜的能力,解决一些平常的风水问题,想来没有任何问题。 “关键还是自己太年轻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哪位伯乐来发现自己。” 至于上门推销自己,沈翊完全没有想过。 不提客人会不会相信你,这个世界,风水师也有自己的骄傲,上门推销自己的行为,在风水师眼中,会贴上廉价、水平不行等标签,哪怕将来大家认可了你的实力,这种事情也可能是陪伴一辈子的污点。 沈翊刚刚拿起书,注意到一位颇为俊朗的年轻人走进了店里。 年轻人正是金宇朗,他昨天回去之后,就把沈翊的情况给打听清楚了,但得到的资料却显示,沈翊只有十八岁,跟着沈三尔才两年时间,平时既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,也没有独自一人帮客人看过风水。 按照调查到的资料显示,沈翊最多就是一个可能懂一些风水知识的新人,根本不是高人。

金宇朗拿到这份资料的时候,差点怀疑自己调查错人了,直到看到照片,他才确认自己没有查错。 而且,昨天沈翊的厉害全都看在眼里,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会看错。 于是,沈翊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一位惊世天才,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这种人才什么时候做朋友最合适?当然是现在了。 不过,金宇朗也想好了,和沈翊交朋友也得讲究策略,他觉得把昨天的事情搬出来是不合适的,得徐徐图之。 “你们老板在不在啊?”金宇朗本色出演,看上去完全不知道沈翊是个高人。 沈翊脸上挂着淡淡地笑容:“我就是这里的老板,请问你有什么事?” 金宇朗有些狐疑地看着沈翊说:“你是这里的老板?我听说这里的老板是个老人啊。” 沈翊有些遗憾地说:“你说的是我叔公,不过他老人家前些天已经仙逝了。”

他接着说道:“你是觉得我太年轻吧,其实风水师的能力,虽然和经验有关,但跟天赋也有关系,你如果相信我,可以告诉我你要做什么,如果我做不到,肯定会跟你实话实说。” 金宇朗犹豫了一下:“我有一件初级风水法器要修复,你能不能帮我修好?” 沈翊没有一口回答:“能否给我看一下?” 金宇朗还是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,半响,他好像下定了决心,拿出了一只长盒:“是一把桃木剑,你看看能不能修复。” 沈翊打开盒子,里面放着一把样式古朴的桃木剑。这把桃木剑使用的材质颇为不凡,乃是上等雷击桃木。 按道家说法,桃树的雷击木最具驱邪辟邪效果,其他的稍差点。上等雷击桃木,在市场上非常少见,可以说有市无价。 沈翊心里觉得可惜,明明上等雷击桃木可以用来制作高级风水法器,现在只是用来制作低级法器,真是暴殄天物。 风水法器分为低、高、顶级,但其实本质上,只不过是由于制作方法不同,导致的有效期不同。当然,功效也有着一定的差异,但两个等级间的差别不是很悬殊。

一般来说,全新的低级法器有效期至少为一年,但不超过三年;全新的高级法器有效期至少五年,不超过十年。两者之间的功效差别,一般不超过一倍。 法器需要用特殊的秘法激活,也可以自由关闭,但很少有人在法器有效期过了之前,就会把它取出。 这是由于法器一般会配合风水阵法使用,法器无效之后,风水阵法会慢慢停下,这时取出法器最为安全,并且风水走势也不会发生改变。 但如果法器在能量还没耗尽之前就取出,很可能破坏风水走势,到时就要花更大的力气来恢复,可谓是百害无一利。 当然,从古至今,总有因为各种原因,导致风水阵法被破坏,这个时候,根据设定,法器会自动停止,这样的法器叫半激活法器,再次激活的秘法也不同。 由于是外力导致,半激活法器多少会有所损伤,需要修复后再使用。法器修复后,效果往往会降低一些,所以这种法器价钱比较便宜。 言归正传,沈翊一边看着桃木剑,一边问道:“先生贵姓?” 金宇朗回道:“免贵姓金,金宇朗。”

沈翊又问:“金先生,你知道梅花剑的作用吗?” 金宇朗点了点头,说:“桃木剑有化解烂桃花的作用,因此又叫桃花斩,不管婚前还是婚后出现烂桃花皆可用,尤其推荐婚后使用。除此之外,桃木剑还有驱除阴灵,镇宅辟邪等的功效。” 沈翊心里有些无语,说:“你请这件法器,主要是为了解决烂桃花?” 金宇朗点了点头:“有什么问题?” 沈翊谨听叔公的教诲,风水这行必须少说多听,有道是言多必失,多话往往是不成熟的表现,因此他只是笑笑,没有说什么。 半响,他又问道:“能否问一下,这把桃木剑是怎么损伤的?” 桃木剑的剑刃上有个很明显的缺口,应该是撞击所导致的,而且缺口比较新,估计是最近几天的事情。 风水法器有稳定的气场,这个缺口打破了平衡,气场扭曲,会使得法器的效果发生巨变,运气不好,还会产生相反的效果。 比如,金宇朗原本是用它来解决烂桃花的问题,因为气场改变,效果可能变成吸引烂桃花。 因此,风水法器往往是被严密保护起来的,这把桃木剑怎么会产生一个缺口?

金宇朗气愤地说:“还不是我表姐家的熊孩子,趁我不注意,偷偷进我的书房,等我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把桃木剑抽出来,朝着桌子上挥过去了。” 说到最后,金宇朗一脸的肉痛,心里则嘀咕道:“晨晨,今天舅舅借你的名用一下,改天给你买个你最喜欢的机器人。” “可真够粗心的。” 沈翊心里也嘀咕了一句,他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这把桃木剑我能修复,不过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” “要一个月?”金宇朗有些狐疑。 沈翊说:“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这把桃木剑的制作材料,使用的是上等雷击桃木?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很短了。当然,你也可以去别的地方打听一下。” “我去,随便叫朋友找了一把桃木剑,居然还是上等雷击桃木制成的,我这是什么运气。” 金宇朗内心惊讶,表面波澜不惊:“老板你也知道,法器的重要性,对我来说,一个月时间实在太久了。”

风水师守则,金口玉言,说一是一,说二是二,没有反悔的道理。 沈翊摇了摇头:“抱歉,至少一个月。” “我加钱!”金宇朗反应过来:“哦,这把桃木剑的修复费用是多少?” “三万!”沈翊报出了价格。 金宇朗眼睛瞪的很大:“什么!三万我可以重新请一件初级法器了。” “你要考虑到材质问题。”沈翊淡淡地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上等雷击桃木是制作高级风水法器的材料吧?” 金宇朗想了想,沈翊说的确实是实情,哪怕是初级风水法器,既然用了上等雷击桃木,修复的价格也低不了。 “特么的死胖子,你这是坑我啊!” 金宇朗在肚子里骂着给他找到这把桃木剑的朋友,他家虽然有钱,但他父母担心多给了零花钱,去学习风水,于是每个月都控制他的零花钱,三万对他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。

正想着能否还价,他灵光一闪:“老板,你能不能把它升级?” 沈翊沉默片刻,说:“不确定,你如果信我,可以先放在我这三天,三天后我再给你答复。但如果可以升级,价钱要再加两万,并且增加一个月的时间。” 金宇朗考虑了片刻,说:“老板,我喜欢先把丑话讲在前面,到时出了问题怎么办?” 沈翊说:“按合同来。” 金宇朗点头道:“好,咱们现在签合同,你有数字签名吧?” 这个世界网络发达,大部分合同已经不必再使用纸张,可以直接在网络上签定,至于数字签名,简单来说就是加密的网络身份证明。

沈翊通过手机app,找到了格式合同,和金宇朗商量好合同的内容,违约等条件,之后使用了各自的数字签名,合同正式生效。 金宇朗给沈翊转了五千块钱,当作定金:“老板,希望到时能听到你的好消息。” 沈翊回以微笑,目送金宇朗离开。

等到金宇朗没了影子,沈翊马上把店门关上,走了几步后,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,要不是怕被人听到,他都想喊上几声。 “五万啊,就这么轻松到手了!”沈翊眉飞眼笑,开心的像个孩子似的。 当然,这并不是说,沈翊欺骗了金宇朗,而是他手里正好有一块叔公留下来的雷击桃木。那块雷击桃木由于太小了,连护身符都做不了,就算出售,估计最多也就卖个一两万而已,关键还要被人压价。 现在拿来修补这把桃木剑绰绰有余,这样就省下购买雷击桃木的钱了。 有了材料,还要需要修复法器的方法,但沈翊现在还一窍不通,之前沈三尔只是教过他制法法器的秘法,还是比较简单的秘法,这是由于他还没有成为相士,就算懂得秘法,也没办法制作法器,更别说修复了。 不过,这些秘法,沈三尔都有留下来了,沈翊完全有信心完成这单合同。 现在他手上有两万不到,加上五千块钱订金,最近一段时间,暂时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。 沈翊美滋滋地来到储物室门口,用钥匙打开大门,打开灯,先把要修的桃木剑放好,之后走到一个书架前,拿起一本厚厚的字典,外壳只是伪装,里面已经被挖空了,放了一只精致的小盒子。 盒子里面单独放着一块丝绸包起来了东西,正是沈三尔留下来的雷击桃木。

沈翊把雷击桃木拿出来,看到桃木的第一眼,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怎么看起来和桃木剑有差异!难道两者有什么差别? 心里一惊,沈翊连忙去拿了桃木剑做对比。 第一眼看起来,两者之间好像没有多少差别,但仔细看,一些特征就不对了,特别是气场,两者有很大的差别。 沈翊有些急了,哪怕桃树的生长环境和品种有差异,但雷击桃木的本质应该是一样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 他急忙去查找资料,十几分钟后,找到了差异的根源,叔公留下来的雷击桃木没问题,但已经做过了“水沉”处理。 “水沉”也是一种秘法,简单地说,就是给一种材料的五行增加一个水行。 要想在雷击桃木上使用“水沉”秘法很困难,因为雷击木属阳木,水属阴,想要阴阳结合,并且稳定,各项要求都非常严格,难度很大。 本来,雷击木五行属木,现在五行多了一个水,水能生木,又是阴阳平衡,效果无疑会加强许多。再加上制作不易,价值比之前高不少。 但问题来了,价值再高也不能用在这把桃木剑的修复上,也就是说,他必须另外找一块雷击桃木。

沈翊有些挠头,他现在手里有两万五不到,买一块雷击桃木到是够了,但之后他难道要喝西北风? 至于把手里的这块水沉雷击桃木处理掉,也不太现实,一来这种雷击桃木有市无价,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,自己手里的这块虽然小,但可以作为高级或者顶级风水法器的材料,卖掉了,到时想要再买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 “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!” 沈翊琢磨了一下,他和金宇朗说好了两个月,其实一个月就能修复桃木剑,并提升为高级法器,所以他剩下一个月时间。 这一个月还要分成两部分,他自己花半个月时间寻找雷击桃木,如果找不到,再去向唐士祐求助,只是到时怎么解释他的修为,得好好琢磨一下。 沈翊心里的想法是靠自己,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,自己怎么在这行做下去? “对了!”

沈翊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,那就是风水墟市。 墟市其实就是集市,在上面会有许多风水物品出售,获得雷击桃木的机会也要大的多。 风水墟市每季度举办一次,时间不定,具体时间,由各地风水研究会通知。 现在是八月,一年的第三季度,但这个季度的风水墟市还没有举办。 沈翊拿出手机,打开本地风水研究会的主页,看到活动通知那一栏,发现这一季的风水墟市是8月26到27号两天,正好是周末,离现在还有十几天的时间。 沈翊在手机上标注,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,小时候,他怕把前世的想起来的知识点给忘记了,就会用自己的方法记下来。 只不过,把希望都放在墟市上,还是不太现实,上等雷击桃木是抢手货,他很有可能会面对竞争。 “先准备钱,接着再找人打听吧。”

由于名气的关系,暂时没人找他看风水,他准备先制作几个护身符,于是取了一些材料,拿着工具走出了储藏室。 护身符的制作过程中,主要的一道工序叫刻纹,纹指的是灵纹,有了灵纹才能让气场驻留,否则就做不成真正的护身符。 沈翊以前练过刻纹,程序都知道,至于护身符,他还是头一次制作,心里没底,于是先在普通的木料上试一下。 上手之后,沈翊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,一套纹路,一气呵成,而且一点都没感觉累。这应该就是过了练体期,体质得到提升的效果。 沈翊虽然跳过了练体期,但事实上,由于宝镜的缘故,他的身体还没正常,在大量营养的补充下,估计也得一两个月才能恢复正常。 归根结底还是要多赚钱,他可不想被一文钱难倒。 沈翊摇了摇头,拿起了一段灵材观察了一下。 灵材就是制作护身符和法器的材料,本质上,灵材是受了灵气的滋养而形成的,世界万物都可以成为灵材,包括人骨,以前就有邪恶的巫师专门用人骨为基,使用秘法制作成灵材。 灵材有人工和自然两类,并不是说自然的就是最好的,也要依情况而定,况且,自然形成的灵材有限,为了良性利用自然资源,风水研究会也做了相应的规定。

不过,只要不被执法者发现,这个规定形同虚设。 灵材依自带灵性的程度,分上、中、下,极品四个等级,极品灵材只有自然形成一途。 一般来说,制作成护身符的灵材高求不高,只要稍微带点灵性就可以,也够普通人使用了,至于有钱人,那就另说了。 沈翊制作的第一枚护身符,纹路非常完美,只需要使用驻气法进行加持就行了。 抬头一看,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了午饭时间,他想了想,觉得今天得犒劳一下自己,便在外卖app上点了两道硬菜,趁外卖还没送到,去厨房下面。 没一会,外卖到了,沈翊美滋滋地填饱肚子,正准备运动消食,继续制作护身符,突然响起敲门声。 开了门,沈翊看到敲门的是一位长得有些尖嘴猴腮的老人,看面相,不太好相与。 沈翊和气地问道:“老先生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沈师傅在吗?”老人朝店里看了看。 “你找我叔公吗?他老人家前些天已经去世了。”沈翊表情悲痛地说道。 老人大惊:“你说沈师傅已经去世了,怎么可能!我之前见他,身体还很好,这才几天啊,就走了!他是遇到什么意外了吗?” 沈翊不欲多说,只说是健康问题,之前没有注意。 “哎,真没想到,沈师傅这么好的人,就这么走了。” 老人摇头一叹,接着挠头道:“看来只能去找别的师傅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沈师傅厉害。” 沈翊连忙问道:“老先生,您是为了什么事,来找我叔公的?” “家里出了点事,想请沈师傅帮忙看看。”老人看起来有些不想多说。 沈翊和气地说道:“老先生,不瞒您说,我继承了叔公的衣钵,一些问题我也可以解决,您如果相信,我可以帮您去看看。” 他又加了一句:“您和我叔公认识,我肯定不会骗您的。”

老人沉思了片刻,说:“咱们丑话说在前面,如果你解决不了呢?” 沈翊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起了老人家在哪,老人告诉他,坐公交车40分钟的车程。 沈翊回答道:“如果我解决不了,车马费我肯定不收您的。您放心,我的店还在这里呢,有问题您大可来找我!而且,如果不出意外,您应该是为了您家人的问题而来的吧?” 老人闻言一惊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 沈翊笑了笑,并没有回答。 老人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犯忌讳,只得把这个问题放回心里。现在看来,沈翊应该有点水平,于是便同意让沈翊去他家看看。 “您老稍等,我去准备一下。” 沈翊回店里拿了一些工具和材料,跟着老人出了门。 路上,沈翊得知了老人的名字,并得知了老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……




声明: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系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;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邮箱:mail@laishu.com